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止水

Sep. 17th, 2004 at 10:57 PM 原來人真的可以心如止水. 雖然, 還是很想念你, 但是已經不會失控了. 我想, 這是進步吧. 就練琴的時候稍微拿出來用一下, 然後再放回去冰箱: 保鮮吧? 晴天那深藍色天空, 雨後那彩虹, 男人的花與眼淚, 也不再令我感動. 唯獨是今天下班時一抬頭看到燒得發紫的雲霞, 整個人猛地一跳, 就像受了一刀那樣的驚心動魄... 自由吧... 遠走高飛去. 你不用回頭; 若你想回頭 便垂首一望, 大地永遠微笑著 擁抱你的影子. 只要你喜歡, 我願意做你沉默而忠實的倒影, 偶爾在水裡出現, 仰望你的容顏, 注視你的雙眼, 溫柔的把你奉承; 我是你掌心的泡沫, 剎那再破掉, 隱身於海洋深處, 享受一下 那若有似無的牽掛, 點綴你的生命, 襯托你的豐盛. 在你沒有注意的時候 變成書本裡的某一個故事, 某一段往事; 我要變成你窗外的一片葉子, 你身上 溫順的襯衣, 你口中在嘴嚼的果子, 因你歡愉而流動的精子... 你可能會 忘記我, 但我無處不在; 你可能會 記掛著, 但我還是無形無體. 假若你真的 愛上了我, 我便會變成你的夢; 淡淡的 羞澀的顏色; 鮮艷的, 灼熱的顏色; 幽幽的, 神秘的顏色; 大膽的, 慾望的顏色; 應有盡有 就等你來嘗... 這裡沒有界限, 君子不用 頻頻回首: 因為到你要走的那一天, 我絕不挽留. 反正, 凡是你想要的, 我就會成就.

所謂感情

Sep. 15th, 2004 at 10:50 PM 人類的所謂感情只不過是用來鞏固自己的勢力範圍的一個反射動作, 由體內各式各樣的 hormones 和 chemicals 引起. 感情可以用於支配他人, 可以確保自己的位置不動搖, 可以使一個團體更為堅故, 使之可攻可守, 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人依靠他人生活, 生存, 所以身邊一定要有一些人來滿足自己的需要. 那如何會有人們在一起呢? 就是感情. 所以, 父母(大部分)跟子女會有感情, 因為小孩需要照顧才能生長成為大人來填補老去了那些人的空缺. 兄弟姊妹會有感情, 因為生活上某些枝節會互相依賴. 男女會有感情, 因為這樣才會確保人類不會絕種. 那朋友呢? 有人會說, 沒有朋友會寂寞, 空虛. 但其實也是一種生理上的反應, 讓我們不喜歡落單, 道理跟那個嬰兒在玻璃上爬行的那個實驗一樣. 一塊透明玻璃上有一個嬰兒. 玻璃下面一半是在桌子上, 一半下面懸空. 心理學家後來發覺, 那嬰兒會在桌子上的一半走動, 而在邊緣會猶豫而不想要踏進懸空的那邊. 為什麼? 因為他本能告訴他危險. 他強烈感到不安, 所以不會爬過去. 就像毛虫很自然的就會吃樹葉一樣, 我們很自然的就需要有感情, 因為它帶給我們安全感. 落單的野獸通常只有一個命運, 就是變作其他動物的晚餐. 勇猛如獅子, 遇見一群飢餓的野狗也不例外. 這樣說的話, 我不只要跟Nietzsche 說一句: "God is dead.", 我還要補一句: "so is love.". -----------------------------------------

Sep. 12th, 2004 at 2:23 AM 門鈴響了, 客人來了. "找誰?" "找你!" 一槍把我轟掉. 什麼... 什麼? 你要什麼? "要你的命." 你要了麼? 腦袋破了, 脈搏沒了. 記憶流了一地 呼喊著你. "讓我們做個交易." 但可惜我不是但丁, 靈魂賣了, 卻沒有約定. 笑的那馬臉, 歪了個牛頭. 你叫我"蠢物", 不怕我報仇? 閻羅判我下鍋, 油炸完再細細的剁. 剛好卻有人經過, 要收購冤大頭一鑼. 什麼個冤, 說什麼的情? 被殺了, 死了, 還比活著高興... 這時門鈴響了, 客人來了. 我彈了起來... 做夢了. 抹去額上的冷汗, "來了..." 來了. "找誰?" "找你!" 砰...

Sep. 7th, 2004

11:08 PM 太陽的錯 把思念的影子拉的長長 才說道影子沒有重量 但猛一低頭即躲避不了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