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Rhapsody in Blue

伴著我的只有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你。 大膽的單簧管﹐嘲笑著我的愚昧。 因為我在等你的琴聲﹐等得好苦。 然而等到的是一陣連珠彈發的偉論。 你告訴我生活﹐你告訴我時代﹐你告訴我幽默﹐你告訴我如夢似幻的狂喜與無奈﹔但我並不需要這些。 你減慢了節拍﹐我以為。 你換了一個調﹐再換一個調﹐然後你告訴了我自由。 自由﹐何等的痛。這時 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旋律流過﹐告訴我感覺... 痛的感覺。 你就是不肯乖乖的好好的讓人安心的出現。 你就是要一變再變﹐不為任何人而停留。你用那耳熟的motif來作挑逗﹐然後又要一再跑掉。 我只能追著你的琴音幻想你的多情﹐懷著對你的渴望而撫摸自己﹐你帶給我的衝擊又豈止如此﹖ 假若我們倆的指尖相碰﹐我將會要求更多﹐我只會想要更多。你的手指在我鎖骨上遊走﹐你的眼光溫柔的在我臉上停留。 假若你吻下來﹐你的體溫包圍著我﹐你將佔據我所有思緒-這是我的末日。 強而有力的手指使勁的敲著琴鍵﹐敲著我的心房。我不能抗拒﹐也不能接受﹐因為曲終時將會有多麼的難受﹖ 縱然如此﹐我還是每天哼著唱著你的狂想﹐想著念著你的卷髮﹐為那從未發生的激情歡喜﹐哀悼剎那從指間流逝的可能﹐隨著樂章的結局而沉寂﹐沒落在遺忘的海﹐直到某日某人從新再按一下play... 在藍色中再相遇﹐才是我的狂想曲。

青春

青春,你真是無敵。 我沒有一樣東西能比得上你,除了經驗以外。不過對於你來說,最最無聊的正是經驗之談。 力氣沒了,心也黯淡,連喜怒哀樂也少了一半以上。 雲朵跑得飛快,你雀躍歡呼,誓要追上。狂奔至懸涯,縱身一躍,往上直飛,你說要摘星摘月,誰能阻擋? 然後飛進了是像涼涼水面的天空,吸入一大把的星星,也因缺氧而看到一大堆星星。月兒呢?她總是在你觸不到的角落,雖然科學告訴我們其實月亮比那一顆星都接近地球。 你就在漆黑的冷靜的銀河遊蕩,享受著清涼的夜,流動的星光,暗裡沾沾自喜。人生還長著呢,可你看,我已經到這裡來了!活著真好。 然而,經驗卻告訴我一件事。牛頓說,for every action, 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 牛頓也是發現了地心引力的人。青春呀,不要恨我。恨他吧!你碰不到真正的星月,起碼在水中也快樂過。天和地,只不過是一線之差呀。在水裡遊,卻給了你在天上飛的感覺,能到達如斯境地,此行也不虛了。 那一刻突然發覺自己原來一直是在水裡面的時候,害怕得快瘋了。我掙扎,哭喊,怎麼都沒有用,身體就是一直往下沈。眼睛死盯著那似乎溶化在水上層的月光的折射,我知道,這就是我與月亮唯一的最接近的接觸。這時候,我終於想通了。停止了掙扎,身體反而往上浮去。冒出水面的一刻,終於能夠呼吸平和的空氣。和旁邊的水月,一起欣賞天上的星月,在空氣的冷和河水的暖之間,第一次感受到現實的美麗。 你能跟我一起體會嗎?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