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九點正

奇怪了。今天下雨﹐心情卻不糟糕。 九點正﹐早上。 張開了眼睛﹐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怎麼這麼黑﹖ 再看看鐘﹐09:01 AM﹐沒錯﹐是早上。 把窗帘拉開可能會亮一點吧﹐她想。 想站起來的時候﹐突然“波咯”一聲﹐腿斷了。 人倒在地上﹐駭然發現滿地玻璃跟鏡子的碎片。回頭一看﹐寢室亂糟糟的﹐牆上鮮血班班。 大驚﹐她用手撐著身體要往後退﹐卻碰到了軟軟濕濕黏黏的東西。回首﹐看到了一張臉﹐僵著的痛苦無比的表情﹐靠著衣櫥﹐肚子開了個血洞﹐流了一地的內臟。 她尖叫﹐尖叫! 不停的﹐歇斯底裡的尖叫! 尖叫聲好像引來了注意。她模糊的充滿淚水的眼角好像描到了窗帘後好像有黑影掠過。 “救我! 救救我吧!”她盡力的爬到窗戶旁邊﹐用力的把窗帘一扯﹐整個便掉下來了。意外的是﹐窗帘後面的不是玻璃窗﹐是木板。縱橫交錯的﹐紊亂的﹐急迫的﹐從外面封鎖著這個空間。她看到的黑影是擋住那些從木縫透進來的一點光亮﹐而且好像有監察的眼睛注視著她。 “放我出去! 你放我出去吧!” 外面的眼睛無動于衷﹐至少在她的心裡是這麼想的。 後來她累了﹐又沉沉睡去了。 九點正﹐早上。 她張開眼睛。 “這是什麼地方﹖” 空白的空間﹐是光亮的。沒有窗戶﹐沒有門﹐沒有出路。 她坐起來﹐疑惑的目光掃瞄四週。 除了床以及床邊一個茶几以外﹐什麼都沒有。 她瞪著茶几上的鐘﹐在9跟0中間的兩點一閃一閃的跟她眨眼。 想要下床的時候﹐突然發覺奇怪的不平衡﹐倒在地上後才駭然發覺少了一節右腿。 她尖叫﹐尖叫。她好害怕。 “誰來救救我﹖” 哭了。 這時一個手掌大的的窗口嚓一聲在這個神秘的天地一角打開了。一雙目光

La Fin du Monde

有一個牌子的啤酒叫“世界末日”。白白厚厚的泡沫﹐浮在金黃色的啤酒上就如層積雲一般厚。雲下的世界有著洶湧的氣泡不斷的往上飛﹐就如末日的火山中央那麼的活躍。入口是甘甜的﹐充滿著小麥的味道。活潑的碳酸刺激著舌頭的細胞﹐9%的酒精刺激著腦袋的細胞。它的顏色是那麼的輕﹐質感卻比想像中要重。一口咽下了甜美﹐圍繞在喉頭的回甘卻意外的久久不散﹐有如火山爆發只限於一瞬間﹐但空氣中的灰卻常在半空歷久不散。它經歷了三次的發酵﹐用三種不同的酵母﹐讓人感覺香醇無比﹐有如世故的人﹐一層一層的探索下去﹐每一層次都讓人驚喜﹐因而期待﹐因而喜愛。 品嘗要用鬱金香形的杯子﹐這樣才能充份發揮它的香味兒。雖然我現在只有一個聖杯形的杯子﹐可也足夠讓我迷醉。 美中不足的就缺了個知音人。 還有﹐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喝﹕本應該會刺激吧﹖ 可是不爽的成份比較多。 偷情會刺激。 酒呢﹖ 還是喜歡無拘無束的喝。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