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艷遇

今天去看家庭醫生,根據多年的經驗,早就預計到應該要等大約兩三小時不等。所以一登記後便立刻霸佔一個座位,一本雜誌,帶著耳機邊聽音樂邊看八卦新聞等候他們叫我的名字。經過一輪爭產風雲,大機構改朝換代,新晉演員是非緋聞,人物專訪以及大堆的廣告後,來到我最喜歡的幾頁:專欄區。平常可能會比較選擇性的挑專欄來看,因為不多不少也有偏好的作者。今天呢,每一個專欄都非常的用心去看,因為等待實在無聊。這天在這本星期天明報週刊裡面,每個作者都沒有讓我失望,因為他們都寫出了平常的水平,根據他們的文筆,性格和興趣。也可以說,沒有一個作者讓我特別驚喜或興奮-就除了羅啟銳。今天,竟然讓我看到讓我驚艷的一段文字,擇自羅啟銳的圓月上海: "...我正看得入神之際,卻慢慢地發現,月光的倒影,穿過了層層機窗玻璃的反照,竟在地面的上海夜色中,開始浮現出來,還奇怪地疊映在城市的實物上,穿穿插插。 這樣子反照出來的月光倒影,即便是圓月夜,也並不圓滿,還有點像一隻金黃色的亞米巴蟲,歪歪曲曲,凹凹凸凸地爬過地面高高低低的建築,衝過一個又一個的蜘蛛網,像上帝拿著一個手電筒,搜索著人間一樣。" ~羅啟銳 我閉上了眼好一陣子,心裡就追著他筆下這個月亮,迷醉於這深刻的情景,欣賞這文字的流暢和一連串疊詞的節奏,和結尾讓人沉思的metaphor,心中雀躍不已。 謝謝你,羅先生。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