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May 5, 2012

我放不下來。

愛不釋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滿滿的睡意,眼睛卻排除萬難勉強的睜著。
我趴著。
兩個多小時以後,終於忍不住要換個姿勢。因為我的胸部被壓得變形,疼痛,脖子和肩膀酸痛不已-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故事的發展。
誰知道,換了一個姿勢以後,這便變成了我的故事。可笑吧?看熱鬧的人,成了被看的。
對我而言,一點也不可笑。
話說我換了個姿勢-人翻過來,變成仰臥。書本由雙手舉著,違反著萬有引力,堅強的撑著這本大概五百頁,紙張發黃的書。因眼鏡已脫下,書本跟鼻端的距離不過數公分。我可以清楚的聞到陳舊發霉的味道,上一手擁有者煙酒的味道,以及微...

August 26, 2011

奇怪了。今天下雨﹐心情卻不糟糕。


九點正﹐早上。
張開了眼睛﹐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怎麼這麼黑﹖
再看看鐘﹐09:01 AM﹐沒錯﹐是早上。
把窗帘拉開可能會亮一點吧﹐她想。
想站起來的時候﹐突然“波咯”一聲﹐腿斷了。
人倒在地上﹐駭然發現滿地玻璃跟鏡子的碎片。回頭一看﹐寢室亂糟糟的﹐牆上鮮血班班。
大驚﹐她用手撐著身體要往後退﹐卻碰到了軟軟濕濕黏黏的東西。回首﹐看到了一張臉﹐僵著的痛苦無比的表情﹐靠著衣櫥﹐肚子開了個血洞﹐流了一地的內臟。
她尖叫﹐尖叫! 不停的﹐歇斯底裡的尖叫!
尖叫聲好像引來了注意。她模糊的充滿淚水的眼角好像...

August 16, 2007

開始的時候只不過臉上有點熱,有點麻。 然後心跳加速,有瞬間的興奮,就在開牌的一秒間。 

後來賭注越來越大,牽連越來越廣。 賭得越大,輸得越多,跌入萬劫不復之境。 每次下注,恐懼,不安,但有種慾望去征服這未知之數;在希望與絕望間徘徊,命就懸在這最後一張牌; 發冷,發熱,頭重,汗流夾背; 心臟有如被一隻無形的手挾持著,隨時可以把五指收緊一握便血肉橫飛...但它輕揉著,就待那最後一張牌,輕揉著我的心肌,使我頭皮發麻,全身起雞皮疙瘩;褲子濕濕黏黏,也不知道是尿還是精液;我的女神,我期待著把妳征服,亦期待著被妳征服;我想要把妳撕成碎片,賤踏成肉...

May 17, 2007

星期一

兩個人相愛,最初大家都非常顧及對方的感受,甜蜜蜜.
久之,隨著熱戀的時段飄逝,磨擦漸多.
當有一天大家受到沒有預算的傷害,便會開啟自我保護系統.
很快,在嚴重的自衛意識底下,不信任,猜忌,以及不安等情緒便由此滋生,讓我們忘了根本,變得自私. 只懂照顧自己的感受,卻忘了對方的感受. 互相傷害,卻一點不好受.
直到一天,猛然醒覺. 砍在你身上的每一刀,全數的反噬在我心上,流血不止.
原來看到所愛的人流淚,比失去更難手. 何必? 何苦?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我倆笑著走在路上. 你心裡有我,我心裡有你,我們是多麼的幸福; 我是這...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