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ly 21, 2015

湖上微泛漣漪
浮葉隨緣律動
輕輕冉冉的舞
殷殷楚楚的痛

September 29, 2010

伴著我的只有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你。
大膽的單簧管﹐嘲笑著我的愚昧。 因為我在等你的琴聲﹐等得好苦。
然而等到的是一陣連珠彈發的偉論。 你告訴我生活﹐你告訴我時代﹐你告訴我幽默﹐你告訴我如夢似幻的狂喜與無奈﹔但我並不需要這些。
你減慢了節拍﹐我以為。 你換了一個調﹐再換一個調﹐然後你告訴了我自由。
自由﹐何等的痛。這時 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旋律流過﹐告訴我感覺...

痛的感覺。

你就是不肯乖乖的好好的讓人安心的出現。 你就是要一變再變﹐不為任何人而停留。你用那耳熟的motif來作挑逗﹐然後又要一再跑掉。
...

August 3, 2010

有時候,會有一點痛。
就那麼一丁點兒…很容易便掠過。
可是,有時候,就是會有一點兒痛楚,
就那麼一丁點兒… 就是挨不過。

July 5, 2008

鞠躬,謝禮,白蠟燭。
相片,概嘆,放聲大哭。
儀式,追思,烘爐烈火,
她欲飛撲過去不顧後果。

理所當然有人把她拉住,
場內人們都要為之側目。
同情,憐憫,順變,節哀,
公式的淚眼,請來的悲哀。

人群散去,大伙兒往酒樓去,
七餸一湯:他們吵鬧起來。
七字不祥,菜要成雙,
他說湯不計,那不是一道菜。

喧譁中人們仿佛已經忘掉悲傷。
她抹乾眼淚疊手疊腳站到主家桌子旁。
那兒子見狀,上前給了她打賞,
她眉開眼笑的離開會場。

館子裡,她把手上的信封揚了揚,
神氣的挑逗著那兩個和尚。
他們不服,想要過去強搶,
館主說:“別鬧了,快準備下一...

November 26, 2007

Dearest M﹐ 

愛情是一種毒。妳就是那毒。麻醉﹐迷醉﹐在繞樑的情思中我逐漸失去知覺﹐跟妳融為一體。 
偶然的﹐我遇見了妳。偶然的遇見的我冰封在北方的寒冷,偶然的得到救贖。 
在天堂中我看到妳﹐我看上了妳﹐然後再沒法原諒自己的卑微。走到湖中央﹐仰望廣闊的山脈﹐我的臂彎 
戰戰兢兢的﹐斗膽妄想要迎接妳。我要迎接妳到我的夢中﹔recurring motif, 我的瘋狂便是邏輯。 
吶喊﹐吶喊吶! Additive rhythms; Addictive的音符血淋淋的潑出無比坦然的崇拜。 
把妳捧在掌心﹐高傲﹐動人。猶如聖神﹐妳是無...

November 18, 2007

黃昏。 

雨下。 

她的心﹐ 
沉重的 
啪... 
   啪... 
       啪... 
             啪... 

舞動﹐是她的思緒﹐ 
是她的頭髮﹐ 
是她的雙腿不能自拔的 
跳著﹐ 
不停地跳著。 
這華爾茲的節拍 
催起她的眼淚。 

一﹐二﹐三 |
        一﹐二﹐三 |...

August 25, 2007

It must be funny
when you walk into this world
of opposite intentions

Your left; my right

You left.

I simply dissolved 
into a lathering thought
coughed up from the esophagus 
of the drain for a moment
and was gone

Your right; my left

I left

Hot air rises
exhaust...

August 13, 2007

Walk away
in style
with poise
and fading
al niente

August 1, 2007

海上閃著一點紅,一點綠
你我想著一點舊,一點新
新的衣裳,舊的衣裳;
舊的衣裳,舊的人。
看看星空,消沉的夜
沒有海風,但有微波
來自你的心底,我的癡迷
是這神聖的關係中的一點作弊。
這樣的事,你我心照不宣
依偎著彼此逝去的日子
到現在為止,心存秘密,
那是你我各自的回憶。
你的眼光閃過一些哀,一些怨。
我的呼吸呼出一些情,一些仇。
在無聲中傾吐,沉默中下土,
然後相視一笑,淡化於無。

July 3, 2007

風吹不散的溼氣橫臥寂靜的街在發黃的街燈下喘息,
這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
月亮蒼白的擱在枯枝上為只屬於自己的天空竊喜;
悠閒的觀望著大地,悠閑的觀望著你。
仲夏,夜風吹動了枝葉,吹動了頭髮,吹動了視野。
迷糊中,光和影在拔河,蟲鳴歡呼。
我不清楚為何地上的螞蟻沒有入睡,
我只知道夜正在甦醒過來。
向日葵傴僂的背影映在牆上搖搖欲墜;
鼬鼠來回巡邏草地搜索漂泊的煙一口兩口;
前方的屋子二樓的刱透出正在變幻的劇情,閃爍不定;
無聊的鬼魂無聊的等代下一輛會為它停下來的車子尋找替身...
你笑了,你哭。 我笑了,我也哭。
低頭想想,抬頭看看,
...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