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ne 28, 2003

  • Jun. 27th, 2004 at 2:38 PM

謝了你的詩意,  輕予我鴻毛,
一把泥土的永恆,  和溫柔的稻草.
還有星星,  月亮,  太陽;
風吹影動,  微涼...   但亦只能
嘆息一二聲,  你還不回家?   難道
不會著急心疼的人兒在等你嗎?
你彷彿已經忘記了,  還傻傻的一笑,
天上地下, 唯獨我一人最明瞭.
當然我明瞭,  所以醒後相分別,
永結無心,  再尋歡欣.   誰知道你
眼紅眼綠,  忌妒的顏色,
要我承諾;...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