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February 24, 2004

  • 9:44 PM

有時候, 我也會異常的訝異.
自卑感怎會那麼強烈?
既沒有瞎了眼也沒缺一手一足...
為何?
奇怪的是,
自卑感重不代表沒有自信.
有自信不等於有自尊.
自尊心促使我直視世界的眼睛.
但抬起了頭來卻不代表自卑感已經散去.

這個有趣的狀況,
就好像一陣風吹過
頭髮絲毫不動,
湖上未有漣漪,
紙張沒有飛到你跟前
洩漏我的秘密.

February 24, 2004

  • 9:53 PM

As a matter of fact,
quite envious I am
of you, your past, your world...

你們都是主角
我是作者.
主角會遭受悲慘的磨練,
因為作者忌妒.
結局會有幾種:
喜劇- 作者良心發現, 給予主角一個自己想擁有的結局.
悲劇- 作者沒有良心發現, 給予主角現實的結局.
open ended- 作者...睡著了.

--------------

妒嫉其實很簡單
就是當你非常渴睡但睡不著的時候,
聽到沙發上傳來陣陣的鼾聲...

February 24, 2004

  • Feb. 23rd, 2004 at 9:38 PM

我在床上,
你在沙發上.
我睡了,
不知你睡了還醒著.
你睡了,
不知我醒了.

February 24, 2004

  • Feb. 23rd, 2004 at 9:41 PM

才華與美貌...
還是會選才華.
自身的性格並不適合擁有美貌.
可恨的是...
既不是美人,
亦沒有才華...

February 24, 2004

  • Feb. 23rd, 2004 at 9:35 PM

弱點
就是越接近凌晨三點, 人就越精神.
可是, 神經開始衰竭.
眼球發熱, 太陽穴跳動不已.
肩膀與靈魂都極為酸痛...
這樣的我, 靈感卻源源不絕.
所以說,
注定這人不能快樂.

February 24, 2004

  • Feb. 23rd, 2004 at 9:13 PM

人類聰明.
他們會想做一隻鳥, 一片雲, 一塊石頭.
蛇並不.
修練一千零一年後,
還是想做一個人.
最糟的是,
它要做一個女人.
為什麼不選擇做一口井, 或一個影子?
非要做人不可,
它命運注定悲哀.

February 24, 2004

  • Feb. 23rd, 2004 at 8:59 PM

欲將心事付瑤琴, 知音少, 弦斷有誰聽... 
呻吟語也. 何來心事?
功名如塵土, 富貴若浮雲, 愛恨皆一夢,
這個心事重重的男人,
果然還是除去比較好.
聰明的皇帝會下十二道金牌,
聰明的皇妃會用炮烙之刑.
世上那有說故事或甘於平淡之妖物?
一千零一夜,
男人愛上女人的一千零一個謊言.
再用一千零一夜,
大家都學乖了.
皇非者,
面目全非,
物是人非.

February 13, 2004

學習找個舒適的角落
乖乖的坐著
了解, 瞭解...

靜靜的讓泡沫在眼前飛揚
浸在酒裡的蛇
也會得到幸福.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