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March 30, 2004

  • Mar. 29th, 2004 at 1:33 AM

夜行衣, 單刀
鎖定目標, 縱身一跳
就在我的身後, 大驚.
回首, 漆黑一片,
只有懸空的兩點綠
向我眨了一下. 我還禮,
然後拔出了我的劍.
這時, 風停了.
一層薄霧開始凝結,
悶熱, 悶熱. 但莫明的
平靜, 讓我的鬥心沉睡.
好! 我暗暗喝采.
幻化, 你滿身閃閃的鱗片.
我再分不清, 眼前的是
一條蛇, 還是一個人.
在揉眼睛的時候,
背心便中了一刀.
在淌血的時候,
你也不知所蹤了.

March 26, 2004

  • Mar. 25th, 2004 at 9:09 PM

拿起差不多十年前的日記本子來看, 才發覺固執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那時候, 愛恨分明得多. 
現在, 很興幸還敢愛, 可是已經不敢再恨了.
黑白中間的灰四周瀰漫著, 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色盲.
而在這個悶熱的灰色中, 開始打個三五七年坐的話, 我想就會得道了.

March 25, 2004

  • Mar. 24th, 2004 at 11:39 PM

Mr. Fenyves 今天去世了. lesson 同violin class都cancelled了, 忽然空閒了的半天, 我把車子開到湖邊作曲. 可是, 外面煙雨濛濛的樣子, 讓我睡著了. 醒來才發覺自己睡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
死去的人才可以不顧一切的閉眼長眠. 活著的人還是要繼續在睡和醒中掙扎.

March 22, 2004

  • Mar. 21st, 2004 at 8:55 PM

她的確溫柔, 儘管有時候她的心沒有你想得保守.
她真溫柔. 三十歲之前不停漂流, 那是因為青春, 愛情, 她們都想要有. 
一旦胖起來就好像不會變瘦, 慢慢地也能接受不會永遠晶瑩剔透. 
孩子慢慢大了以後, 清晰的只剩代溝. 男人為什麼從不理會前奏?
啊!她的溫柔. 到這個時候開始會變得不輕易表露.
她的溫柔是一種火候, 不是哪個青春小妞隨便學得走. 
她的幸福, 誰都不讓插手. 她的確溫柔, 
儘管有時候她的心沒有你想得保守. 
她再溫柔, 三十歲之後也不想漂流.
...

March 22, 2004

  • Mar. 21st, 2004 at 1:56 PM

作為一個有名無實的教徒, 我想不應該打擾天父的神殿.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下, 腳下有溫暖的軟綿綿的白色細沙, 耳畔有輕柔的海浪聲的地方, 就是我舉行這個宴會的場地. 就讓我躺在太陽傘下 (好讓我的妝不會溶化), 手上可以拿著一枝向日葵, 身旁可以放一杯strawberry daquiri (要blended的), 最好還有一盆buffalo雞翼加blue cheese dip. 化妝方面我希望儘量自然一點, 不要很深的眼線但一定要多用一點睫毛液. 面紅紅, 嘴唇...

March 22, 2004

  • Mar. 21st, 2004 at 10:24 AM

愛上了他最喜歡的糖果
愛上了他最喜歡的那首歌
愛上了他最喜歡的那個故事
亦愛上了他最神往的一個地方

然而...

我最愛的他最喜歡的你
可會是我? 或我不是你,
又如果你就是他,
我會很喜歡你. 但一切一切
還不只是歷史遺留下來的
餘韻?

March 22, 2004

  • Mar. 21st, 2004 at 10:00 AM

天上有那麼藍色的一點
往上飄, 往上飄
在歡呼聲中, 奔向太陽.
"自由了!"
他們相視而笑.
它...
正在縮小.
這裡空氣稀薄,
寒氣刺骨,
說不上好地方.
人群漸散,
它亦被天空隱藏起來.
笑容倒掛,
它不屬於這裡:
輕然放手,
棄球也.

March 3, 2004

  • Mar. 2nd, 2004 at 6:26 PM

"妳喜歡我的詩呢, 還是我的人?"
"我喜歡...詩人."

March 3, 2004

  • 12:36 AM

讓我悄悄的告訴你一個秘密...
蘆葦會禁不住風吹而叛逆.
搖到東邊又瞬間擺到西,
沒有所屬組織也沒有記憶.

March 1, 2004

  • 11:41 AM

夢中...
785塊買了一條船, 滋味還不錯.
開到阿公的生日會, 大夥兒驚問... 從那裡來的船?
二手貨, 便宜吧... 沒想到, 我媽還說我浪費金錢, 說船下水就貶值.
我想了一想... 不玩的時候便500塊在ebay 放了吧. 500塊一條船, 很容易就放出去了.
正在想得出神, 卻突然醒來. 看看鐘, 8:00 ????
趕快把你拉起來, 我也趕快換衣服. 
戴上手錶才發覺原來才7點多. 鬆一口氣.

現在回想起來, 那船的確奇怪.
方向在船後控制, 可是快慢卻在船頭. 方向定了以後, 就得跑...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