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April 28, 2004

  • Apr. 27th, 2004 at 7:49 PM

昨天, 奇怪的天氣. 打雷, 閃電, 下大雨. 一片灰濛濛之中, 天忽然開了. 陽光透進來, 跟雷雨混和在一起. 當時我在開車, 然後 gigi 大叫... "彩虹! 一整條的彩虹! " 我頭轉去左邊,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一條完整的彩虹. 路上的車, 包括我在內, 都忽然變得很慢很慢. 應該都不願意錯過吧. 然後再看清楚一點, 在彩虹的右手邊隱隱約約看到另外一條彩虹, 顏色淡淡的, 彷彿是一個影子一般, 安份的附於正印身後. 這時候我想起魯迅的"影的告別".

原來在彩...

April 22, 2004

  • Apr. 21st, 2004 at 10:42 PM

"我一直以為我跟何寶榮不一樣. 
後來才發覺寂寞的時候, 每個人都一樣. "

April 13, 2004

  • Apr. 12th, 2004 at 11:05 PM

黑是我的顏色
黑夜是我的掩飾.
每天我不停的編織
七彩班爛的布匹
披在身上
在晚間招搖過市.
一朝醒來,
身首異處.
立下一個又一個的墓碑
仰望那高高在上的牌坊.
相片中的你, 不以為然.
現實中的我, 專心的打掃著.

日間, 我還是永恆的黑,
雙唇緊閉. 
沉默中
送上三柱香.
四對眼睛, 
為你流出八行清淚.
然後大吃大喝
大魚大肉.
飯後抹去嘴邊的殘渣,
從新再擺出一副莊嚴的模樣.
假使你看透我身前的神秘,
你也看不到我身後的印記.
我是寡婦, 或是淫婦,
...

April 13, 2004

  • Apr. 12th, 2004 at 8:43 PM

倒地.
甚至乎沒有時間去思考
為何倒地.
身旁一切喧嘩再與我無關
時間條然停止.
仰望藍天白雲, 忽然想笑,
然而面部肌肉再不聽使喚了.
在太陽底下,
死亡很暖.
但血很冷,
從心臟擴散到四肢的寒意
逼使我離開這個驅殼.

逃離兇案現場
往太陽飄去.
飄到雲層之上,
看到一個小孩:
金色捲髮, 淡藍色眼珠,
背上一雙白翅膀,
手中拿著一枝 PSG-1
腳邊盡是心形子彈殼.
憤怒的我指著他的鼻子.
"頑童! 還我命來!"
他伸伸舌頭, 做了個鬼臉,
然後不知所縱了.

April 5, 2004

  • Apr. 4th, 2004 at 4:05 AM



毛茸茸的爬在葉上, 漫無目的闖蕩.
看, 這世界多美, 黃葉漫天紛飛,
秋, 如斯明媚.
毛茸茸的爬在樹上, 任由風吹撞.
看, 這世界多冷, 候鳥亦不知返,
秋, 如斯絕望..

別問我問我問我, 沒做錯,
但竟會為何又再又再又再, 被掠過, 被捨棄在旁...
身已累,心已碎
吐出滿腹怨絲 抱著我睡。
(2002)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