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May 27, 2004

  • May. 26th, 2004 at 2:31 PM

顏色好粉... 粉紅, 粉藍, 粉綠...

你說, 感覺很淡.
我說, 小事矣, 當然淡.

很普通的一個故事. 男歡女愛, 離離合合, 反正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 感覺多濃多淡, 還不是要生活下去. 長大了, 不再把七情六慾悲歡離合放在臉上. 更錐心的痛, 刺骨的喜悅, 或無奈的掙扎, 也報以淡淡的一笑致之. 收到心裡以後就好像一罈罈好酒一樣, 時間越久, 越芳香淳厚. 悶的時候可以偷喝一小口, 一邊偷笑一邊放回原處封上印條, 就像從來沒有碰過一樣. 到老的時候,...

May 25, 2004

  • May. 24th, 2004 at 12:41 PM

翩然的輕盈翩然的舞
嫣然的意態嫣然的妒
黯然的夜盡黯然的別
茫然的曉寒茫然的路
--李天命

這個名字到底是真名還是筆名? 如果是真名的話, 頗為無奈. 可能他的長輩們詢問過相士吧, 又或許他們覺得這個是好名, 前途無量, 蘊含無窮無盡的智慧吧. 應天而名, 順天而命? 這個名字, 難擔. 假若沒有一番作為的話, 愧對這名兒. 試想想一個小小公司裡的員工, 或者一個毫無過去的普通人叫李天命, 何等奇怪. 

假若是筆名的話, 那這個人應該頗霸道, 非常有主見 (有時...

May 17, 2004

  • May. 16th, 2004 at 1:01 AM

化身成為一個女人, 安然的躺在情人的懷裡.
盡情的挑逗, 她也無動於衷, 直到他觸碰到她敏感的雙唇.
醒覺了. 她誓要把他吞噬.

Would you be afraid?
I think I am trapped.

我在想如果再一次碰上你的目光,
會不會繼續不由自主的顫抖...

May 15, 2004

  • May. 14th, 2004 at 4:46 AM

游移在睡與醒之間, 如此一個五月的夜晚, 悶熱的氣溫和浮躁的人, 都找不到夢.
不由自主的恐懼, 像被監視著, 我亮了燈. 半本亦舒, 心思隨著姜喜寶飛到倫敦, 開始平靜下來.
當她發覺自己愛上了他之後, 我覺得很安心. 熄了燈想去睡, 黑暗中卻又胡思亂想.
再一次亮燈. 當她發覺他很愛她的時候, 我再一次關燈去睡. 
跟夢非常接近, 可是... 那熟悉的開始想要沉睡的感覺, 很不由自主, 再一次害怕. 不受控制, 半夢半醒, 討厭.

不睡了.

酒...

May 8, 2004

  • May. 7th, 2004 at 3:59 AM

看不到, 不應看到, 所以不會看到, 是嗎? 可是, 女人實在太好奇了. 她在城堡裡到處亂跑, 終於, 她找到了傳說中的那扇門, 那扇不應該打開的門. 
她打開了. 裡面, 都是青蛙. 那些都是經一吻後變成青蛙的女人. 俗話說的好: 只要遠觀. 遠觀就好, 不要褻玩. 她很是害怕. 要是讓他吻了, 她會否也變成一隻青蛙? 對於連自己也從沒見過的真身, 她並不是很有信心. 在猶豫之際, 藍鬍子走進來了.
"我的妻子, 讓我們起舞吧!"
他們走到了舞池, 她的胸口緊貼著他的...

May 6, 2004

  • May. 5th, 2004 at 8:11 PM

殮房送來一具屍體, 一個喝水泥的人.
死去多時, 身體僵硬的程度有如一專石像... 不, 他就是一專石像.
手術刀並不能切開他的胸膛, 破例的, 我用電鋸從他咽喉到肚子開了一道口子.
打開來, 把肺部和肝臟移走, 好不沉重. 放到鐵盆子裡, 竟然逕自四分五裂起來.
看著他的不瞑目, 突然很是感傷. 脫下了手套, 輕輕撫摸他的頭髮. 從眉心開始, 專心的描繪他的輪廓. 幻想這曾經柔軟過的嘴唇, 溫柔的吻在我掌心. 我的心, 不由自主的亂跳起來. 他的心, 好像也在微微顫動...

May 6, 2004

  • May. 5th, 2004 at 6:19 PM

猙獰的丈夫, 顫抖的情人, 和妒火中情人的妻子, 面色差的不得了.
只有豬籠裡的女人在微笑.
自私的男人, 懦弱的男人, 和沒用的女人, 他們都屬於這裡.
只有豬籠裡的女人, 跟大家總是格格不入.
應該回到水裡去的.

May 2, 2004

  • May. 1st, 2004 at 1:08 AM

一個提子包, 一杯yogurt, 我的晚餐.
開車去了bluffs, 在那個偷情兼發呆聖地渡過這個黃昏.
煙霧瀰漫, 什麼都看不到, 連湖水的線條都要靠自己幻想.
正好. 我不需要實況, 水平線可以隱約看到, 景色都靠估計. 可是需要的只是一個空間而已.
旁邊有很多的車子. 其中一輛在播強勁的印度音樂. 三個印度男人把車門跟車尾箱打開, 然後一人一罐啤酒. 最初都是在聊天, 後來他們興起就開始跳舞, 跳的高興起來就開始握手, 擁抱, 擁吻. 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他們很吵,...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