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ne 21, 2004

  • Jul. 21st, 2004 at 11:21 PM

"別把自己看得那麼大."

醒時同交歡, 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 相期... 哈哈..

沒份兒.

他始終都鑄不成一把鋒利的劍. 無數個日夜, 他都在高溫的火爐旁邊勤勞的工作. 大滴大滴的汗, 佈滿紅筋的眼球, 滿手的傷痕, 微焦的髮鬢和乾裂的嘴唇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他不明白. 他沒做錯. 
"難道注定我就不能成為一個鑄劍師?"

數十年過去了. 他還沒有放棄, 雖然每天他都在痛苦的掙扎. 認命? 不! 他愛劍. 他比誰都愛劍. 隔壁的那隻老牛可以作證,...

June 17, 2004

  • Jun. 16th, 2004 at 7:28 AM

有一天晚上月亮來敲我的窗說要跟我玩耍.
我心想這討厭的東西擾人清夢, 就說我要打籃球, 我是米高佐敦你是球. 才拍了一下撞到地上它便散了.
第二晚誰也沒發覺天上少了些什麼, 除了人狼以外. 
沒有月亮的晚上連貓也不發情了.
我也終於可以安睡了.

June 17, 2004

  • Jun. 16th, 2004 at 7:16 AM

時而溫柔, 時暴怒
狂吼,把自己散播空氣中
讓你吸一口,把你完全充滿.
可我的愛並不高尚如清風,
亦難怪你討厭. 

我是實在的
一個濃烈的

June 9, 2004

  • Jun. 8th, 2004 at 4:55 PM

"Beauty is a whore, I like money better..."
-- Cunningham

是不是說, 一個人的名字可以反映到他是一個什麼人? Cunningham 會不會證明到他就是一塊思想敏捷的火腿? 就算是火腿, 他都會是上等的金華火腿: 多汁, 味濃; 肚子不會空空如也, 文字也不會味同嚼蠟. 好名兒. Connie 也是好名. Conichon, 酸瓜開胃好吃辟油膩; Connais, tu connais tout, 什麼都會, 點...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