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ly 31, 2004

  • Jul. 30th, 2004 at 9:21 AM

早上張開眼睛, 只看到窗外一片白光.
"今天太陽很大, 天很清, 可以去沙灘游泳了."
誰知道, 當我坐起來, 戴上眼鏡後才發覺原來烏雲密佈.
那來的好天氣.

July 31, 2004

  • Jul. 30th, 2004 at 3:32 AM

蜜蜂扎了人一下. 
人痛了, 把蜜蜂甩開.
蜜蜂躺在地上, 奄奄一息, 卻面露笑容.
"雖然我要死了, 但我的刺將永遠留在你身上.
你不能忘記我, 我卻可以喝孟婆湯..."
人大怒, 一腳把蜜蜂的屍體踩個稀巴爛, 然後隨手便把刺拔掉.
"呸,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人冷笑道
"別把自己看得那麼重, 蠢物."

狐狸咬了小王子一口.
"媽的! 你神經病..."
"反正你想尋死嘛, 那用求那條毒蛇? 我跟你說, 咱們不熟不吃."
小王子瞪著雙眼, 兩腿一撐, 翹辮子了....

July 25, 2004

  • Jul. 24th, 2004 at 12:38 PM

歷史千篇一律的重演. 黑水城被成吉思汗斷了糧水, 攻破了. Batir把他的妻子兒女全都殺了, 把金銀財寶全都拋進了枯井, 然後率領剩下的勇士們衝出城外決一死戰, 維持最後的專嚴. 據說當蒙古大軍闖進城內以後一點寶藏也找不到, 只看到一條鱗片閃閃發光的巨蟒在角落注視著他們. 人們說這是Batir的精神的化身. 真確與否就不得而知了. 人們都喜歡把過去美化. 當考古學家們進入遺址, 都是頹牆, 一地敗瓦. 他們的表情很唏噓, 彷彿在努力的幻想當年這小城的模樣... 

...

July 20, 2004

  • Jul. 19th, 2004 at 11:42 PM

三顧家門不入
我說洪水
顏禍

該走
但沉溺中
誰說的該死?

鬼魅
架起了台階
踏過虎度門後
焉能回頭?

變臉
穿梭在離恨天
白狐曰: 來.
黑臉: 殺!
脖子微笑著伸出
"請"

可不得了.
紅的黃的籃的綠的...
不!
這是黑白片
血換了墨
色換了暗;
啞巴爬灰
客自刎...

停不了停不了
渴也...
綁上眼睛
用鼻子來看
他們都說:

我愛上了戲
我愛上了你

July 11, 2004

  • 5:58 PM

坐在窗畔看雨. 
迷惘的八仙嶺和偶爾擦身而過的快艇,
碼頭上的嬉戲, 海中的飛魚. 
樹的倒影在溼透的跑道上徘徊
再看那幽會的地方, 不知螢火還在不.
當年趕著的要早一點來到世上高歌
今天臉貼著玻璃欣賞惆悵.
往下看, 心一驚
如果能游出這片天地,
會是多麼的痛快:

多麼的痛
多麼的快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