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September 18, 2004

  • Sep. 17th, 2004 at 10:57 PM

原來人真的可以心如止水.
雖然, 還是很想念你, 但是已經不會失控了.
我想, 這是進步吧. 就練琴的時候稍微拿出來用一下, 然後再放回去冰箱: 保鮮吧?
晴天那深藍色天空, 雨後那彩虹, 男人的花與眼淚, 也不再令我感動.
唯獨是今天下班時一抬頭看到燒得發紫的雲霞, 整個人猛地一跳, 就像受了一刀那樣的驚心動魄...

自由吧... 遠走高飛去.
你不用回頭; 若你想回頭
便垂首一望, 大地永遠微笑著
擁抱你的影子. 只要你喜歡,
我願意做你沉默而忠實的倒影,
偶...

September 16, 2004

  • Sep. 15th, 2004 at 10:50 PM

人類的所謂感情只不過是用來鞏固自己的勢力範圍的一個反射動作, 由體內各式各樣的 hormones 和 chemicals 引起. 感情可以用於支配他人, 可以確保自己的位置不動搖, 可以使一個團體更為堅故, 使之可攻可守, 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人依靠他人生活, 生存, 所以身邊一定要有一些人來滿足自己的需要. 那如何會有人們在一起呢? 就是感情. 所以, 父母(大部分)跟子女會有感情, 因為小孩需要照顧才能生長成為大人來填補老去了那些人的空缺. 兄弟姊妹會有感情...

September 13, 2004

  • Sep. 12th, 2004 at 2:23 AM

門鈴響了,
客人來了.
"找誰?" "找你!"
一槍把我轟掉.

什麼... 什麼?
你要什麼?
"要你的命."
你要了麼?

腦袋破了,
脈搏沒了.
記憶流了一地
呼喊著你.

"讓我們做個交易."
但可惜我不是但丁,
靈魂賣了,
卻沒有約定.

笑的那馬臉,
歪了個牛頭.
你叫我"蠢物",
不怕我報仇?

閻羅判我下鍋,
油炸完再細細的剁.
剛好卻有人經過,
要收購冤大頭一鑼.

什麼個冤,
說什麼的情?
被殺了, 死了,
還比活著高興...

這時門鈴響了,
客...

September 8, 2004

  • 11:08 PM

太陽的錯
把思念的影子拉的長長
才說道影子沒有重量
但猛一低頭即躲避不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