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ly 3, 2007

風吹不散的溼氣橫臥寂靜的街在發黃的街燈下喘息,
這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
月亮蒼白的擱在枯枝上為只屬於自己的天空竊喜;
悠閒的觀望著大地,悠閑的觀望著你。
仲夏,夜風吹動了枝葉,吹動了頭髮,吹動了視野。
迷糊中,光和影在拔河,蟲鳴歡呼。
我不清楚為何地上的螞蟻沒有入睡,
我只知道夜正在甦醒過來。
向日葵傴僂的背影映在牆上搖搖欲墜;
鼬鼠來回巡邏草地搜索漂泊的煙一口兩口;
前方的屋子二樓的刱透出正在變幻的劇情,閃爍不定;
無聊的鬼魂無聊的等代下一輛會為它停下來的車子尋找替身...
你笑了,你哭。 我笑了,我也哭。
低頭想想,抬頭看看,
...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