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August 25, 2007

It must be funny
when you walk into this world
of opposite intentions

Your left; my right

You left.

I simply dissolved 
into a lathering thought
coughed up from the esophagus 
of the drain for a moment
and was gone

Your right; my left

I left

Hot air rises
exhaust...

August 16, 2007

開始的時候只不過臉上有點熱,有點麻。 然後心跳加速,有瞬間的興奮,就在開牌的一秒間。 

後來賭注越來越大,牽連越來越廣。 賭得越大,輸得越多,跌入萬劫不復之境。 每次下注,恐懼,不安,但有種慾望去征服這未知之數;在希望與絕望間徘徊,命就懸在這最後一張牌; 發冷,發熱,頭重,汗流夾背; 心臟有如被一隻無形的手挾持著,隨時可以把五指收緊一握便血肉橫飛...但它輕揉著,就待那最後一張牌,輕揉著我的心肌,使我頭皮發麻,全身起雞皮疙瘩;褲子濕濕黏黏,也不知道是尿還是精液;我的女神,我期待著把妳征服,亦期待著被妳征服;我想要把妳撕成碎片,賤踏成肉...

August 13, 2007

Walk away
in style
with poise
and fading
al niente

August 1, 2007

海上閃著一點紅,一點綠
你我想著一點舊,一點新
新的衣裳,舊的衣裳;
舊的衣裳,舊的人。
看看星空,消沉的夜
沒有海風,但有微波
來自你的心底,我的癡迷
是這神聖的關係中的一點作弊。
這樣的事,你我心照不宣
依偎著彼此逝去的日子
到現在為止,心存秘密,
那是你我各自的回憶。
你的眼光閃過一些哀,一些怨。
我的呼吸呼出一些情,一些仇。
在無聲中傾吐,沉默中下土,
然後相視一笑,淡化於無。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