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November 26, 2007

Dearest M﹐ 

愛情是一種毒。妳就是那毒。麻醉﹐迷醉﹐在繞樑的情思中我逐漸失去知覺﹐跟妳融為一體。 
偶然的﹐我遇見了妳。偶然的遇見的我冰封在北方的寒冷,偶然的得到救贖。 
在天堂中我看到妳﹐我看上了妳﹐然後再沒法原諒自己的卑微。走到湖中央﹐仰望廣闊的山脈﹐我的臂彎 
戰戰兢兢的﹐斗膽妄想要迎接妳。我要迎接妳到我的夢中﹔recurring motif, 我的瘋狂便是邏輯。 
吶喊﹐吶喊吶! Additive rhythms; Addictive的音符血淋淋的潑出無比坦然的崇拜。 
把妳捧在掌心﹐高傲﹐動人。猶如聖神﹐妳是無...

November 18, 2007

黃昏。 

雨下。 

她的心﹐ 
沉重的 
啪... 
   啪... 
       啪... 
             啪... 

舞動﹐是她的思緒﹐ 
是她的頭髮﹐ 
是她的雙腿不能自拔的 
跳著﹐ 
不停地跳著。 
這華爾茲的節拍 
催起她的眼淚。 

一﹐二﹐三 |
        一﹐二﹐三 |...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