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ly 5, 2008

鞠躬,謝禮,白蠟燭。
相片,概嘆,放聲大哭。
儀式,追思,烘爐烈火,
她欲飛撲過去不顧後果。

理所當然有人把她拉住,
場內人們都要為之側目。
同情,憐憫,順變,節哀,
公式的淚眼,請來的悲哀。

人群散去,大伙兒往酒樓去,
七餸一湯:他們吵鬧起來。
七字不祥,菜要成雙,
他說湯不計,那不是一道菜。

喧譁中人們仿佛已經忘掉悲傷。
她抹乾眼淚疊手疊腳站到主家桌子旁。
那兒子見狀,上前給了她打賞,
她眉開眼笑的離開會場。

館子裡,她把手上的信封揚了揚,
神氣的挑逗著那兩個和尚。
他們不服,想要過去強搶,
館主說:“別鬧了,快準備下一...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