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September 29, 2010

伴著我的只有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你。
大膽的單簧管﹐嘲笑著我的愚昧。 因為我在等你的琴聲﹐等得好苦。
然而等到的是一陣連珠彈發的偉論。 你告訴我生活﹐你告訴我時代﹐你告訴我幽默﹐你告訴我如夢似幻的狂喜與無奈﹔但我並不需要這些。
你減慢了節拍﹐我以為。 你換了一個調﹐再換一個調﹐然後你告訴了我自由。
自由﹐何等的痛。這時 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旋律流過﹐告訴我感覺...

痛的感覺。

你就是不肯乖乖的好好的讓人安心的出現。 你就是要一變再變﹐不為任何人而停留。你用那耳熟的motif來作挑逗﹐然後又要一再跑掉。
...

September 3, 2010

青春,你真是無敵。
我沒有一樣東西能比得上你,除了經驗以外。不過對於你來說,最最無聊的正是經驗之談。
力氣沒了,心也黯淡,連喜怒哀樂也少了一半以上。
雲朵跑得飛快,你雀躍歡呼,誓要追上。狂奔至懸涯,縱身一躍,往上直飛,你說要摘星摘月,誰能阻擋?
然後飛進了是像涼涼水面的天空,吸入一大把的星星,也因缺氧而看到一大堆星星。月兒呢?她總是在你觸不到的角落,雖然科學告訴我們其實月亮比那一顆星都接近地球。
你就在漆黑的冷靜的銀河遊蕩,享受著清涼的夜,流動的星光,暗裡沾沾自喜。人生還長著呢,可你看,我已經到這裡來了!活著真好。
然而,經驗卻告訴...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