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September 3, 2013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喜歡而寫作;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喜歡而奏樂;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歡喜而活著;
假若我有這個膽識,聽起來好像有點荒謬,畢竟是單純的想法,應該是簡單的。
可是作為第三國家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一生順暢不愁衣食在和平中渡過人生的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簡單的慾望竟然需要“膽識”來完成。
照道理來說,能在人生中享受這些風花雪月的事兒,乎復何求?!
然而這個社會卻告訴我們,這些都是毫無意義的。如果你做的事情能夠讓你足夠的享受物質生活才是正途。
我們好像可以選擇,可是真正選擇的人們還是會被嫌棄,除非他們能用他們的pay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