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October 1, 2014

早上起來發覺頭髮鬆鬆捲捲的,看出窗外果然是迷迷濛濛的。遠處群樹的輪廓猶在,紅紅綠綠的配搭在前方,一層一層的漸灰到遠方,變成和天空一樣的灰白,像死神的皮膚,黯淡。我的心,不知為何,漸漸沾染上那天空的顏色。不安的魂魄蠢蠢欲動,從喉頭衝出,往哪兒都好,哪兒都好。我從哪兒來?要往哪方去?我追尋著一個聲音一輩子,它說,來呀!來吧!它總是在不遠的前方,伸手卻觸不到。有時候會覺得聞到它的氣味,心神俱醉時它又突然消失無蹤。閉上眼睛我感到空氣的震盪,張開眼睛是一片死寂。大地從我的腳心傳來了訊息,於我的骨架迴盪,讓人無比酸軟。分子開始瓦解,我的心溶化了...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