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當你從夢中醒覺

你已走完了人生。


這首「夢」,特別有感覺。

最近頻頻做夢,有刺激的,可怕的,纏綿的,流淚的 -- 那又如何? 醒來也是一點都記不起來,只剩一點苦澀的餘味和依稀的影像。


人說人生如夢,我說夢如人生

短短的一刻 你快樂 你興奮

匆匆的一場 你悲哀 你苦悶


忘記了真實的過程,回憶像夢。 點點滴滴的片段與感覺,一點也靠不住。

投進了個人情感,主觀角度,還有年幼無知,如何可以清晰的描述那些年的經過?

所以說 journalism 是一個如何重要和偉大的職業:如何可以保持客觀與對事件的疏離來儘量紀錄下一段 unbiased 的 narrative?


不過客觀與否,是真是假其實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每個人還是只能從自己的五觀看世界:我眼中的紅色,不知和你眼中的紅色是否一樣呢?我的樣子在你眼中,是否跟他眼中一樣的呢? 再說,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近視,遠視,散光,弱視:你看的清楚,我沒帶眼鏡便看的模糊,世界就如梵高的 Starry Night 一樣的 impressionistic。


頭腦也會和眼睛一樣有老花的跡象。越久遠的年代越記得清楚,反而昨天晚上吃了什麼也是朦朦朧朧的,上個禮拜也是模模糊糊的 -- 三十年前讀的一本小說卻記得清清楚楚。


山峰上的白雪,海底裡的奇珍


所以說,人還是很有趣的。創作其實每個人都會。每一天就在創作自己的真實,編寫自己的模式,檢視遙遠的故事,刪改著情節來迎合自己的口味。


千千萬萬本羅生門呀!


很想要訪問一下隔壁家的狗狗,如果它會說話,會對人類有什麼看法?


你呢?


—————————————————————————————————————————————————


Happiness is a Warm Gun...


昨天才知道原來是 Beatles 的歌。

想起了故人,不知道有沒有天堂呢?還是你已經從新輪迴到世上某個角落?


嗯...

Commen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