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的葬禮

March 22, 2004

 

  • Mar. 21st, 2004 at 1:56 PM

作為一個有名無實的教徒, 我想不應該打擾天父的神殿.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下, 腳下有溫暖的軟綿綿的白色細沙, 耳畔有輕柔的海浪聲的地方, 就是我舉行這個宴會的場地. 就讓我躺在太陽傘下 (好讓我的妝不會溶化), 手上可以拿著一枝向日葵, 身旁可以放一杯strawberry daquiri (要blended的), 最好還有一盆buffalo雞翼加blue cheese dip. 化妝方面我希望儘量自然一點, 不要很深的眼線但一定要多用一點睫毛液. 面紅紅, 嘴唇紅紅的微笑著昏睡. 身上要穿比堅尼泳衣, 下身可以多穿一條那種斜綁的沙灘裙(因為大腿比較粗). 這樣, 下地獄就不怕熱了. (如果40歲以上就穿舒服的t-shirt吧) 不用祈禱, 不用致詞, 不用排隊晉見我受不起. 大家盡情的玩吧. 游泳, 放風箏, 打球, 飛碟, 堆沙, 晒太陽, 野餐, 看書, 看風景, 談情說愛, 拍照, 撿石頭等等, 反正就要玩得高興. 可以放一個boombox播一些音樂. Sting, 王菲, Sarah Vaughan, 梅艷芳, Brahms, Sibelius, Berlioz, 再加一點bossa nova, 夜上海和 musicals 之類的也挺好. 晚上的時候就可以把太陽傘拿走, 躺在沙灘上看星星我都還沒有試過, 一定會有很多啟發靈感的. 第二天看完日出以後就可以火化了. 我想, 擺了一天應該還沒有腐爛吧. 這讓我想起張愛玲的意願是要把她的骨灰撒到沙漠上(還是什麼江呢? 不記得了.), 但我應該不用那麼浪漫吧. 就留在那邊讓風自然的吹散我吧. 如果這個時候下雨的話, 那就我就真的慢慢的退色, 顏料在地上溶化, 拖著長長的尾巴, 分不清是眼色還是唇色, 混和在一起... 哈哈哈 :P

人客名單方面, 其實沒有. 有空的, 無聊的, 想來的就來吧. (當然籌備的工作還是要有人幫我做啦) 然而我心中當然會有個名單. 名單上的人們應該就知道自己是誰了.

陪葬品方面, 我想我的琴就不用陪葬了, 就讓它好好的生活下去, 總會有個人比我更愛它更能讓它發揮它的潛能的. 我希望右手戴著那條綠色的鑰匙, 還有我那幾本不見得光的日記還有一些記事本. 至於我寫了的那麼多詩詞散文故事曲子, 有興趣的就拿去吧. 還有好一些多年來寫了又沒有寄出的信現在總於可以送出去了.

就這樣吧.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May 15, 2015

October 1, 2014

September 3, 2013

November 10, 2011

August 26, 2011

August 8, 2011

September 29, 2010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