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鑄劍

June 21, 2004

 

  • Jul. 21st, 2004 at 11:21 PM

"別把自己看得那麼大."

醒時同交歡, 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 相期... 哈哈..

沒份兒.

他始終都鑄不成一把鋒利的劍. 無數個日夜, 他都在高溫的火爐旁邊勤勞的工作. 大滴大滴的汗, 佈滿紅筋的眼球, 滿手的傷痕, 微焦的髮鬢和乾裂的嘴唇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他不明白. 他沒做錯. 
"難道注定我就不能成為一個鑄劍師?"

數十年過去了. 他還沒有放棄, 雖然每天他都在痛苦的掙扎. 認命? 不! 他愛劍. 他比誰都愛劍. 隔壁的那隻老牛可以作證, 它可是每天都注視著他.

終於有一天, 他忍不住哭了. 這時候剛好有一個小女孩經過. 她很好奇.
"你為什麼哭?"
"我..."
他把他的煩惱一五一十的告訴女孩. 女孩聽罷哈哈大笑.
"妳笑什麼?" 他怒道.
"你這種窩囊廢, 想要鑄一把好劍? 下輩子吧!" 說罷她竟然幻化成一把匕首. 他驚的呆了.
"老實告訴你, 我就是一把刀. 你說你愛劍? 那我告訴你一把沒有靈魂的劍絕對不會鋒利. 你愛劍你便要付出你的一切, 一切... 你覺得自己侮辱了鑄劍的藝術? 那讓我告訴你, 你連這個資格也沒有. 你只不過在燒一大堆爛鐵而已." 說罷便消失了.

他不服氣, 於是他把自己關在山洞裡頭沉思.
七天七夜過去了. 他終於出來了. 他的妻子上前去抱他, 誰知道他背後竟然藏著一把匕首. 手起刀落, 她還來不及驚訝已經氣絕. 他把妻子的屍體放下來, 然後看到他的兒子原來一直在門邊目睹整個過程. 
"乖的, 過來." 
他兒子不動, 他便走過去, 然後又是一刀.
這個男人瘋了? 不. 他很冷靜.
只見他抱起了兩條屍體往鑄劍的爐火一拋, 然後自己也躍入爐中.

劍鑄成了.
老牛輕輕搖頭.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May 15, 2015

October 1, 2014

September 3, 2013

November 10, 2011

August 26, 2011

August 8, 2011

September 29, 2010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