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 

虛構的告別

August 21, 2004

 

  • Aug. 10th, 2004 at 8:37 AM

走了.  走前甚至沒有跟你說再見, 你會氣死吧?

我可是很快樂. 

我不願意跟你同住在一個城市, 雖然只見了一次但感覺可怕的接近.  這裡只有不愉快的回憶, 悶熱的天氣讓人情緒不穩定, 連天空都掛滿苦澀的雲, 就見你一次足以把我腦子再不由自主的混淆.

我不愛你, 不愛你.  只不過是礙著這個身份責任上要見一見你.  因為我的血, 因為那些錢, 我們曾經陷入困境才跟你要一點點的贍養費.  平心而論, 其實你可以拒絕的, 但是你終於也幫助了我們, 這點我很感激.

你不是壞人, 當然不是壞人.  但我不喜歡見到你,  對你異常抗拒.

有許多個年頭, 你讓我恨了我最親近的人, 你讓我討厭我身邊的人.  我分不清, 分不清黑白, 因為所有都是灰色的.  那我算什麼?  一個間諜?  一個吃裡扒外的人?  都是你訓練出來亂咬人的一條狗.  那時候我不喜歡他們, 雖然我表面上很喜歡他們, 雖然我心底有時候都覺得我很愛他們.  他們覺得我從小就很乖, 都被騙了.  不哭不鬧, 只不過是為了確保不會被遺棄而已.  這樣刻意的討好, 真的很假.  但當心低的怪物一再的罵他們, 我不禁想, 他們是真心的對我好吧, 不然何以我會開心?  還是其實我不應該開心?  還是因為....

直到某一年, 我才驚覺, 原來你從來一個子兒也沒有拿回"家".  你口口聲聲說他們騙錢, 他們拆散這個家, 卻很好笑的居然是他們把我養大的.  這時候我才想起, 我的家, 從來只有他們.

老實說, 我從來都不記得你有抱著我去買叉燒包.  我只記得你把我遺留在投注站外, 地上門邊都是那些骯髒的賭徒頭髮也不梳洗, 滿佈紅筋的雙眼可怕的空洞的看著報紙馬經看著我, 一邊聽著收音機瘋狂的喊 "上呀, 上!  去你的... "   我討厭你的唾液, 不要碰我, 不要親我.  直到現在我有時候還是有一點抗拒身體上的接觸, 卻又渴望被擁抱...

我想起姜喜寶說的, 她要很多很多的愛, 如果沒有就要很多很多的錢, 也沒有的時候她就要健康, 因為在那個時候只剩下她自己了.  但原來並不如此.  我不要用你的錢了.  你老了我會照顧你, 就算是把所有還給你吧.  但現在起碼不要讓我抬不起頭跟你說 "我不愛你", 因為我不再受你的薪水了. 

請你不要紅著眼悲天憫人像個怨婦一樣.  想當初是你教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那為什麼我要相信你?  既然你向所有的朋友同事家人親戚都表示我不肖, 那請你以後也不用那麼委屈的裝模作樣.  有多少回憶你美化了來迎合你的口味?  我不知道.  有多少記憶是虛構的來迎合我的口味, 我也不知道.  所以說, 你讓我很混淆, 真的很混淆.

走了, 真的走了.  或許你會悲傷失望, 那只有你自己承受吧.  在我還沒有找到自己的定位以前, 我也幫助不了你, 也面對不了你. 

走了.

鬆一口氣.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May 15, 2015

October 1, 2014

September 3, 2013

November 10, 2011

August 26, 2011

August 8, 2011

September 29, 2010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