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情書

星期一 兩個人相愛,最初大家都非常顧及對方的感受,甜蜜蜜. 久之,隨著熱戀的時段飄逝,磨擦漸多. 當有一天大家受到沒有預算的傷害,便會開啟自我保護系統. 很快,在嚴重的自衛意識底下,不信任,猜忌,以及不安等情緒便由此滋生,讓我們忘了根本,變得自私. 只懂照顧自己的感受,卻忘了對方的感受. 互相傷害,卻一點不好受. 直到一天,猛然醒覺. 砍在你身上的每一刀,全數的反噬在我心上,流血不止. 原來看到所愛的人流淚,比失去更難手. 何必? 何苦?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我倆笑著走在路上. 你心裡有我,我心裡有你,我們是多麼的幸福; 我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情人不只屬於晴天. 陰天,雨天,黑夜,以及風霜也要一同走過. 時間不會浪費. 就算妒嫉,不安,怨恨等情緒浮現,也是值得的. 反正,它們避無可避. 但是,我更了解你了. 多希望我是一個完人. 可惜,世上並無完人這回事. 那天你很生氣,很傷心. 因為我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 你雙目有如血紅色的月亮般,我的天一下子崩潰了. 之後那一天,你並不願意跟我有任何接觸. 睡夢中的你,雙手環抱著自己,保衛著領地不讓我接近. 你撥開我的手,拒絕我的吻. 那天晚上,我們性交. 對,是性交,並不是做愛,但因為你是我所愛的人,胸口感覺特別的痛. 你在我口中,可是你 一眼也沒有看我,一直到完事也沒有. 你知道滿足你是我的滿足,所以才勉為其難的讓我為你服務吧? 因為你過程中凶狠的,一次又一次的問我你開心吧? 這樣夠了吧? 那時候我的心涼了. 可隨即又想,你也在難過吧. 你起了圍牆隔絕自己,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再讓你打開心門. 我會等,等你回來. 星期二 看了一場戲. 戲中人說,愛上一個人猶如照鏡子一般,那個時候你才會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你想要的是什麼呢? 我們好久沒有談話了. 說談話,並不是普通的對話. 是兩個人像朋友那樣的談話. 太久了,可能你已經忘掉我們曾經無所不談. 還是說,那個只是我的幻覺? 不要問,只要信. 你是我的神,我會繼續等. 等你開口,等你回來. 可是我的信仰開始動搖了. 我開始覺得,你不愛我了,不,可能只是沒有那麼的愛吧. 你還是喜歡我的. 其實沒有關係,因為我很愛你. 我說不出口. 我只能透過文字表現心中所想的. 這些信你可能永遠不會有機會讀到,但是最真實的感覺,你不需要知道. 我就像那盈眶的淚滴,掛在你的眉睫三天三夜. 存在的問題,是沒有可能解決了. 我好孤獨. 努力過...真的...仍然在努力. 只求你開心. 上天對你不怎公平,我真想加倍的對你好. 可惜,就如一首歌的歌詞所說,我不是太陽,只是另一株需要陽光的向日葵. 星期三 其實你在計算我吧? 你說我不相信你,其實是你不相信我. 你認為我聰明,很有機心的要傷害她? 我連她是誰也不知道,不能確定. 因為我愛你,我已經變得很愚蠢盲目. 既然我願意去原諒你,甚至提出去包容那個人,只需要你可以同時間愛我便行了; 既然我不去計較,為什麼你還要去計較我計不計較呢? 我不吭聲,我願意和解,不願與你爭執,是因為我不願觸碰到你的死穴,你那天一般高的自尊心. 無條件相信,並不容易做到. 但要你相信別人,可能更加難. 我現在我真的再也不知道你腦子裡想的是什麼了. 猜心很累. 可是你不願意和解,不願意把問題解決. 你要躲多久? 而我,只能等...等你說愛我或是分手. 可能我不應該留在這裡. 或許,你想我走? 是嗎? 星期四 陰暗的天,就像我的心. 能恢復原狀嗎? 請給我信心,我求你. 除非你根本不愛我,那麼請讓我走,我求求你. 陷入了低潮中,並沒有那麼容易翻身. 你那是頭般的語氣叫我灰心. 特別是當我要求一吻的時候,你反問我,為什麼要吻我. 聽到我的聲音,你不再喜悅. 我看不到. 我感覺不到. 我找不到. 努力的去想,是不是我那裡說錯話了? 還是無意中給了你什麼異樣的感覺? 其實這關係過期了吧. 再這樣下去,連普通朋友也不如. 又或許早已經告一段落. 忽然有個感覺,是我死命的不放手. 而你,一早已經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傻了. 我灑脫不起來. 有趣的,煩惱的,隨想的; 我已經沒有資格作你的聽眾了. 唯一剩下的,只是肉體上的關係. 只有這樣我才能跟你接觸,跟你對話. 什麼將來,什麼愛情,從很久以前已經沒有再提了. 還是說,其實所有的關係都一定會走到這個地步,'進化'到這個階段呢? 是因為習慣了大家,所以連話也不想說,也不需要說,像是家人般,猶如對父母般不會講很多話.. 我不知道了. 好吧,我不會去給你壓力. 如果這是你的方式,我會儘量的配合你. 由你去吧. 想我的話,找我吧. 不想的話,便不用找我. 我知道應酬我很辛苦吧. 等待你回來. 星期五 從機場回來,我發呆. 大哭,然後開始瘋狂的尋找你存在過的證據. 小心的你,連自己在電腦裡的帳戶也洗掉了...可幸,還留下了速成輸入法. 跑到房間裡,爬上床,覺得被你的氣味包圍...可惜,人去床空,留下了我和久違了的淚水. 鑽進被窩裡狂嗅著你睡過的地方,我們一起作夢的地方. 我適懷了,可總算找到一絲安慰. 但心內空洞洞的感覺,好不親切. 我趴在這裡看了一整天的鹿鼎記,幻想你聚精會神看書的表情,時間便飛快的溜走. 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候,不過沒關係. 我會一直等. 雖然緣分已盡,但我會守候著那不完美的回憶,等那扇不會再開的門. 有一天你會用第二個身分出現,有一天. 我的愛,我等你.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