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

xin

shang.jpg
xin.jpg
Untitled.png
 

詩詞

 
Watercolor Paint

大雨撒下

​我慢慢的退色

顏料在地上溶化

拖著長長的尾巴

分不清是眼色還是唇色

混和在一起

奇怪的是

我與夜並沒有衝突

只是在閃電的一剎那

才發覺世界原來是彩色的

而慘淡的人

​總是格格不入。

​色

Oil%2520on%2520Canvas_edited_edited.jpg

輕輕的空洞

長出輕微的雲朵

輕盈的回憶

輕易的掠過

​卿卿我我

07-16-2005

​青春

青春,你真是無敵。
我沒有一樣東西能比得上你,除了經驗以外。不過對於你來說,最最無聊的正是經驗之談。
力氣沒了,心也黯淡,連喜怒哀樂也少了一半以上。
雲朵跑得飛快,你雀躍歡呼,誓要追上。狂奔至懸涯,縱身一躍,往上直飛,你說要摘星摘月,誰能阻擋?
然後飛進了是像涼涼水面的天空,吸入一大把的星星,也因缺氧而看到一大堆星星。月兒呢?她總是在你觸不到的角落,雖然科學告訴我們其實月亮比那一顆星都接近地球。
你就在漆黑的冷靜的銀河遊蕩,享受著清涼的夜,流動的星光,暗裡沾沾自喜。人生還長著呢,可你看,我已經到這裡來了!活著真好。
然而,經驗卻告訴我一件事。牛頓說,for every action, 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 牛頓也是發現了地心引力的人。青春呀,不要恨我。恨他吧!你碰不到真正的星月,起碼在水中也快樂過。天和地,只不過是一線之差呀。在水裡遊,卻給了你在天上飛的感覺,能到達如斯境地,此行也不虛了。
那一刻突然發覺自己原來一直是在水裡面的時候,害怕得快瘋了。我掙扎,哭喊,怎麼都沒有用,身體就是一直往下沈。眼睛死盯著那似乎溶化在水上層的月光的折射,我知道,這就是我與月亮唯一的最接近的接觸。這時候,我終於想通了。停止了掙扎,身體反而往上浮去。冒出水面的一刻,終於能夠呼吸平和的空氣。和旁邊的水月,一起欣賞天上的星月,在空氣的冷和河水的暖之間,第一次感受到現實的美麗。

你能跟我一起體會嗎?

09-03-2010

Forest Mist

  早上起來發覺頭髮鬆鬆捲捲的,看出窗外果然是迷迷濛濛的。遠處群樹的輪廓猶在,紅紅綠綠的配搭在前方,一層一層的漸灰到遠方,變成和天空一樣的灰白,像死神的皮膚,黯淡。我的心,不知為何,漸漸沾染上那天空的顏色。不安的魂魄蠢蠢欲動,從喉頭衝出,往哪兒都好,哪兒都好。我從哪兒來?要往哪方去?我追尋著一個聲音一輩子,它說,來呀!來吧!它總是在不遠的前方,伸手卻觸不到。有時候會覺得聞到它的氣味,心神俱醉時它又突然消失無蹤。閉上眼睛我感到空氣的震盪,張開眼睛是一片死寂。大地從我的腳心傳來了訊息,於我的骨架迴盪,讓人無比酸軟。分子開始瓦解,我的心溶化了,成為一潭死水,卻釀出香濃的酒。喝下,發覺淡而無味,但肚子開始潰爛,流一地的腸臟。血流過處長滿鮮花綠草,仰望這灰白的天空,我在想,這是無常,也是恆常。

煙雨淒迷

 

那夜

我放不下來。
愛不釋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滿滿的睡意,眼睛卻排除萬難勉強的睜著。
我趴著。
兩個多小時以後,終於忍不住要換個姿勢。因為我的胸部被壓得變形,疼痛,脖子和肩膀酸痛不已-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故事的發展。
誰知道,換了一個姿勢以後,這便變成了我的故事。可笑吧?看熱鬧的人,成了被看的。
對我而言,一點也不可笑。
話說我換了個姿勢-人翻過來,變成仰臥。書本由雙手舉著,違反著萬有引力,堅強的撑著這本大概五百頁,紙張發黃的書。因眼鏡已脫下,書本跟鼻端的距離不過數公分。我可以清楚的聞到陳舊發霉的味道,上一手擁有者煙酒的味道,以及微生物與水份侵蝕纖維組織的味道-我都可以忍受,因為這是一本好書。
然後,我翻了一頁。
一個簡單的動作。
一個平常不過的動作。
一個最沒有意義的一刻,因為意義在於故事的延續,誰也不會著重翻頁這個動作-雖可說是關鍵,又或許只能說是關鍵與關鍵之間的一個空隙。
我翻了一頁。
故事開始了。

05-0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