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June 21, 2018

我愛上了植物。不知道是因為好姐妹的緣故,還是自己本身就是有那綠拇指魂,我愛上了花花草草。

在這裡,我要分享我愛的它們。

這裡有我第一二三盤薰衣草:

LAVENDER STOECHAS "BOYSENBERRY RUFFLES"

六月一日從VANDERMEER 帶回來。

可是自從換盤後,好像它不太開心。

所以六月二十我換了泥土,修剪了根,它好像比較雀躍。

LAVENDER ANGUSTIFOLIA "MUNSTEAD"

六月一日帶回來,一直好好的。六月十六換盤的時候發覺它根部非常bound, 然後連結幾天它好頹廢好衰弱。 六月二十終於立下決心換泥,剪...

July 21, 2015

湖上微泛漣漪
浮葉隨緣律動
輕輕冉冉的舞
殷殷楚楚的痛

May 15, 2015

"When I am laid, am laid in earth
may my wrongs create no trouble, no trouble in thy breast...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but forget my fate..."

Wait a minute...

You don't want to be remembered really, do you? You can't be remembered without stirring up a...

October 1, 2014

早上起來發覺頭髮鬆鬆捲捲的,看出窗外果然是迷迷濛濛的。遠處群樹的輪廓猶在,紅紅綠綠的配搭在前方,一層一層的漸灰到遠方,變成和天空一樣的灰白,像死神的皮膚,黯淡。我的心,不知為何,漸漸沾染上那天空的顏色。不安的魂魄蠢蠢欲動,從喉頭衝出,往哪兒都好,哪兒都好。我從哪兒來?要往哪方去?我追尋著一個聲音一輩子,它說,來呀!來吧!它總是在不遠的前方,伸手卻觸不到。有時候會覺得聞到它的氣味,心神俱醉時它又突然消失無蹤。閉上眼睛我感到空氣的震盪,張開眼睛是一片死寂。大地從我的腳心傳來了訊息,於我的骨架迴盪,讓人無比酸軟。分子開始瓦解,我的心溶化了...

September 3, 2013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喜歡而寫作;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喜歡而奏樂;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歡喜而活著;
假若我有這個膽識,聽起來好像有點荒謬,畢竟是單純的想法,應該是簡單的。
可是作為第三國家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一生順暢不愁衣食在和平中渡過人生的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簡單的慾望竟然需要“膽識”來完成。
照道理來說,能在人生中享受這些風花雪月的事兒,乎復何求?!
然而這個社會卻告訴我們,這些都是毫無意義的。如果你做的事情能夠讓你足夠的享受物質生活才是正途。
我們好像可以選擇,可是真正選擇的人們還是會被嫌棄,除非他們能用他們的pays...

May 5, 2012

我放不下來。

愛不釋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滿滿的睡意,眼睛卻排除萬難勉強的睜著。
我趴著。
兩個多小時以後,終於忍不住要換個姿勢。因為我的胸部被壓得變形,疼痛,脖子和肩膀酸痛不已-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故事的發展。
誰知道,換了一個姿勢以後,這便變成了我的故事。可笑吧?看熱鬧的人,成了被看的。
對我而言,一點也不可笑。
話說我換了個姿勢-人翻過來,變成仰臥。書本由雙手舉著,違反著萬有引力,堅強的撑著這本大概五百頁,紙張發黃的書。因眼鏡已脫下,書本跟鼻端的距離不過數公分。我可以清楚的聞到陳舊發霉的味道,上一手擁有者煙酒的味道,以及微...

November 10, 2011

今天去看家庭醫生,根據多年的經驗,早就預計到應該要等大約兩三小時不等。所以一登記後便立刻霸佔一個座位,一本雜誌,帶著耳機邊聽音樂邊看八卦新聞等候他們叫我的名字。經過一輪爭產風雲,大機構改朝換代,新晉演員是非緋聞,人物專訪以及大堆的廣告後,來到我最喜歡的幾頁:專欄區。平常可能會比較選擇性的挑專欄來看,因為不多不少也有偏好的作者。今天呢,每一個專欄都非常的用心去看,因為等待實在無聊。這天在這本星期天明報週刊裡面,每個作者都沒有讓我失望,因為他們都寫出了平常的水平,根據他們的文筆,性格和興趣。也可以說,沒有一個作者讓我特別驚喜或興奮-就除...

August 26, 2011

奇怪了。今天下雨﹐心情卻不糟糕。


九點正﹐早上。
張開了眼睛﹐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怎麼這麼黑﹖
再看看鐘﹐09:01 AM﹐沒錯﹐是早上。
把窗帘拉開可能會亮一點吧﹐她想。
想站起來的時候﹐突然“波咯”一聲﹐腿斷了。
人倒在地上﹐駭然發現滿地玻璃跟鏡子的碎片。回頭一看﹐寢室亂糟糟的﹐牆上鮮血班班。
大驚﹐她用手撐著身體要往後退﹐卻碰到了軟軟濕濕黏黏的東西。回首﹐看到了一張臉﹐僵著的痛苦無比的表情﹐靠著衣櫥﹐肚子開了個血洞﹐流了一地的內臟。
她尖叫﹐尖叫! 不停的﹐歇斯底裡的尖叫!
尖叫聲好像引來了注意。她模糊的充滿淚水的眼角好像...

August 8, 2011

有一個牌子的啤酒叫“世界末日”。白白厚厚的泡沫﹐浮在金黃色的啤酒上就如層積雲一般厚。雲下的世界有著洶湧的氣泡不斷的往上飛﹐就如末日的火山中央那麼的活躍。入口是甘甜的﹐充滿著小麥的味道。活潑的碳酸刺激著舌頭的細胞﹐9%的酒精刺激著腦袋的細胞。它的顏色是那麼的輕﹐質感卻比想像中要重。一口咽下了甜美﹐圍繞在喉頭的回甘卻意外的久久不散﹐有如火山爆發只限於一瞬間﹐但空氣中的灰卻常在半空歷久不散。它經歷了三次的發酵﹐用三種不同的酵母﹐讓人感覺香醇無比﹐有如世故的人﹐一層一層的探索下去﹐每一層次都讓人驚喜﹐因而期待﹐因而喜愛。

品嘗要用鬱金香形的杯...

September 29, 2010

伴著我的只有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你。
大膽的單簧管﹐嘲笑著我的愚昧。 因為我在等你的琴聲﹐等得好苦。
然而等到的是一陣連珠彈發的偉論。 你告訴我生活﹐你告訴我時代﹐你告訴我幽默﹐你告訴我如夢似幻的狂喜與無奈﹔但我並不需要這些。
你減慢了節拍﹐我以為。 你換了一個調﹐再換一個調﹐然後你告訴了我自由。
自由﹐何等的痛。這時 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旋律流過﹐告訴我感覺...

痛的感覺。

你就是不肯乖乖的好好的讓人安心的出現。 你就是要一變再變﹐不為任何人而停留。你用那耳熟的motif來作挑逗﹐然後又要一再跑掉。
...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19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