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mp and Postage

觴信

這是個荒唐的世紀,我們是荒唐的人;請原諒荒唐的我,可以這麼荒唐的活著。

Nov. 13th, 2003 at 1:32 PM 昨晚還在下雨, 大雨...閃電... 衝過路上積水, 一個大浪蓋過來. 什麼也看不到. 酒, 喝多了..... 大雨撒下 我慢慢的退色 顏料在地上溶化 拖著長長的尾巴 分不清是眼色還是唇色 混和在一起 奇怪的是...

寡婦

Apr. 12th, 2004 at 11:05 PM 黑是我的顏色 黑夜是我的掩飾. 每天我不停的編織 七彩班爛的布匹 披在身上 在晚間招搖過市. 一朝醒來, 身首異處. 立下一個又一個的墓碑 仰望那高高在上的牌坊. 相片中的你, 不以為然. 現實中的我, 專心的打掃著....

Dido's Lament

"When I am laid, am laid in earth may my wrongs create no trouble, no trouble in thy breast...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煙雨淒迷

早上起來發覺頭髮鬆鬆捲捲的,看出窗外果然是迷迷濛濛的。遠處群樹的輪廓猶在,紅紅綠綠的配搭在前方,一層一層的漸灰到遠方,變成和天空一樣的灰白,像死神的皮膚,黯淡。我的心,不知為何,漸漸沾染上那天空的顏色。不安的魂魄蠢蠢欲動,從喉頭衝出,往哪兒都好,哪兒都好。我從哪兒來?要往哪...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喜歡而寫作;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喜歡而奏樂; 假若,只是為了單純的歡喜而活著; 假若我有這個膽識,聽起來好像有點荒謬,畢竟是單純的想法,應該是簡單的。 可是作為第三國家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一生順暢不愁衣食在和平中渡過人生的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

那夜 (warning: horror)

我放不下來。 愛不釋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滿滿的睡意,眼睛卻排除萬難勉強的睜著。 我趴著。 兩個多小時以後,終於忍不住要換個姿勢。因為我的胸部被壓得變形,疼痛,脖子和肩膀酸痛不已-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故事的發展。 ...

艷遇

今天去看家庭醫生,根據多年的經驗,早就預計到應該要等大約兩三小時不等。所以一登記後便立刻霸佔一個座位,一本雜誌,帶著耳機邊聽音樂邊看八卦新聞等候他們叫我的名字。經過一輪爭產風雲,大機構改朝換代,新晉演員是非緋聞,人物專訪以及大堆的廣告後,來到我最喜歡的幾頁:專欄區。平常可能...

九點正

奇怪了。今天下雨﹐心情卻不糟糕。 九點正﹐早上。 張開了眼睛﹐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怎麼這麼黑﹖ 再看看鐘﹐09:01 AM﹐沒錯﹐是早上。 把窗帘拉開可能會亮一點吧﹐她想。 想站起來的時候﹐突然“波咯”一聲﹐腿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