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color%20Paint_edited.jpg

Dearest M﹐

愛情是一種毒。妳就是那毒。麻醉﹐迷醉﹐在繞樑的情思中我逐漸失去知覺﹐跟妳融為一體。
偶然的﹐我遇見了妳。偶然的遇見的我冰封在北方的寒冷,偶然的得到救贖。
在天堂中我看到妳﹐我看上了妳﹐然後再沒法原諒自己的卑微。走到湖中央﹐仰望廣闊的山脈﹐我的臂彎
戰戰兢兢的﹐斗膽妄想要迎接妳。我要迎接妳到我的夢中﹔recurring motif, 我的瘋狂便是邏輯。
吶喊﹐吶喊吶! Additive rhythms; Addictive的音符血淋淋的潑出無比坦然的崇拜。
把妳捧在掌心﹐高傲﹐動人。猶如聖神﹐妳是無上的主﹐完美的讓我心碎。
妳的樂聲流暢﹐神采飛揚﹐但冰冷得讓人心傷。
渺小的我只能用未經打磨的音韻嘶啞著嗓子呼叫
神呀! 我的主﹐妳為何拋棄了我﹖
妳接收到嗎﹖那天妳眼中溢出星河﹐淹沒了我。
然後我掙脫了地獄的枷鎖﹐笨拙的奔向妳。
最原始的壯烈並不需要華麗的技巧。縱然連我也在嘲笑著
譏諷著那種無聊的認真﹐長烙在心。

其實最好妳聽不到。聽不到的旋律像旖麗的湖水沉默的含情﹐
微笑的呼應如神女的回響﹐永遠不能道破衷情。
那聽不到的說話便讓它畫成密語

MESSIEAN

 

​藍色狂想曲
 

Empty Stage_edited.jpg

伴著我的只有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你。
大膽的雙簧管﹐嘲笑著我的愚昧。 因為我在等你的琴聲﹐等得好苦。
然而等到的是一陣連珠彈發的偉論。 你告訴我生活﹐你告訴我時代﹐你告訴我幽默﹐
你告訴我如夢似幻的狂喜與無奈﹔但我並不需要這些。
你減慢了節拍﹐我以為。 你換了一個調﹐再換一個調﹐然後你告訴了我自由。
自由﹐何等的痛。這時 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旋律流過﹐告訴我感覺...

痛的感覺。

你就是不肯乖乖的好好的讓人安心的出現。 你就是要一變再變﹐不為任何人而停留。
你用那耳熟的motif來作挑逗﹐然後又要一再跑掉。
我只能追著你的琴音幻想你的多情﹐懷著對你的渴望而撫摸自己﹐你帶給我的衝擊
又豈止如此﹖ 假若我們倆的指尖相碰﹐我將會要求更多﹐我只會想要更多。你的手
指在我鎖骨上遊走﹐你的眼光溫柔的在我臉上停留。 假若你吻下來﹐你的體溫包圍
著我﹐你將佔據我所有思緒-這是我的末日。 強而有力的手指使勁的敲著琴鍵﹐敲
著我的心房。我不能抗拒﹐也不能接受﹐因為曲終時將會有多麼的難受﹖
縱然如此﹐我還是每天哼著唱著你的狂想﹐想著念著你的卷髮﹐為那從未發生的激
情歡喜﹐哀悼剎那從指間流逝的可能﹐隨著樂章的結局而沉寂﹐沒落在遺忘的海﹐
直到某日某人從新再按一下play...

在藍色中再相遇﹐才是我的狂想曲。

 
Forest%20Mist_edited.jpg

黑是我的顏色
黑夜是我的掩飾.
每天我不停的編織
七彩班爛的布匹
披在身上
在晚間招搖過市.
一朝醒來,
身首異處.
立下一個又一個的墓碑
仰望那高高在上的牌坊.
相片中的你, 不以為然.
現實中的我, 專心的打掃著.

日間, 我還是永恆的黑,
雙唇緊閉.
沉默中
送上三柱香.
四對眼睛,
為你流出八行清淚.
然後大吃大喝
大魚大肉.
飯後抹去嘴邊的殘渣,
從新再擺出一副莊嚴的模樣.
假使你看透我身前的神秘,
你也看不到我身後的印記.
我是寡婦, 或是淫婦,
亦逃不出孤獨的網.

寡婦
 

Watercolor Paint


大雨撒下
我慢慢的退色
顏料在地上溶化
拖著長長的尾巴
分不清是眼色還是唇色
混和在一起
奇怪的是
我與夜並沒有衝突
只是在閃電的一剎那
才發覺世界原來是彩色的
而慘淡的人
總是格格不入.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