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 2006-2010

 

​無題

在這麼美麗的一天,心靜悄悄的飛了
想要伴在誰的旁邊,卻愛上了遙遠的事兒
多了木然,少了味道
香氣是幻想中的樂韻
吹不起的思緒
此刻我只想熟睡
漆黑中盡是偶然的惡魔
燈亮起了卻看不見那一絲火光
噓...我的寶貝
你應當知道你珍貴的生命
該在這音樂停止以前
悄悄的消逝。

11-22-2006

印象

我曾尋訪今生之唯一靈魂伴侶:得之,我夢。不得,我命。

只是後來才發現這是我們的戰爭

我和我的戰爭。

我不曾遇見你,虛浮的影

因為我並不存在,未能投影。

倘若我意志堅決,或許能做出一點印象,

那麼現在我便可以假設是末落。

又假使我從未出現,

我便不用介懷,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半透明,半膠著;半魂,半魄

曖昧的麻木,是這樣的。

03-15-2007

 
 

一點異夢

海上閃著一點紅,一點綠
你我想著一點舊,一點新
新的衣裳,舊的衣裳;
舊的衣裳,舊的人。
看看星空,消沉的夜
沒有海風,但有微波
來自你的心底,我的癡迷
是這神聖的關係中的一點作弊。
這樣的事,你我心照不宣
依偎著彼此逝去的日子
到現在為止,心存秘密,
那是你我各自的回憶。
你的眼光閃過一些哀,一些怨。
我的呼吸呼出一些情,一些仇。
在無聲中傾吐,沉默中下土,
然後相視一笑,淡化於無。

07-31-2007

 

Dim.

Walk away

in style

with poise

and fading

al niente

08-13-2007

 

藍色狂想曲

伴著我的只有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你。
大膽的單簧管﹐嘲笑著我的愚昧。 因為我在等你的琴聲﹐等得好苦。
然而等到的是一陣連珠彈發的偉論。 你告訴我生活﹐你告訴我時代﹐你告訴我幽默﹐你告訴我如夢似幻的狂喜與無奈﹔但我並不需要這些。
你減慢了節拍﹐我以為。 你換了一個調﹐再換一個調﹐然後你告訴了我自由。
自由﹐何等的痛。這時 一段優美的小提琴旋律流過﹐告訴我感覺...

痛的感覺。

你就是不肯乖乖的好好的讓人安心的出現。 你就是要一變再變﹐不為任何人而停留。你用那耳熟的motif來作挑逗﹐然後又要一再跑掉。
我只能追著你的琴音幻想你的多情﹐懷著對你的渴望而撫摸自己﹐你帶給我的衝擊又豈止如此﹖ 假若我們倆的指尖相碰﹐我將會要求更多﹐我只會想要更多。你的手指在我鎖骨上遊走﹐你的眼光溫柔的在我臉上停留。 假若你吻下來﹐你的體溫包圍著我﹐你將佔據我所有思緒-這是我的末日。 強而有力的手指使勁的敲著琴鍵﹐敲著我的心房。我不能抗拒﹐也不能接受﹐因為曲終時將會有多麼的難受﹖
縱然如此﹐我還是每天哼著唱著你的狂想﹐想著念著你的卷髮﹐為那從未發生的激情歡喜﹐哀悼剎那從指間流逝的可能﹐隨著樂章的結局而沉寂﹐沒落在遺忘的海﹐直到某日某人從新再按一下play...

在藍色中再相遇﹐才是我的狂想曲。

10-29-2007

 

愛情是一種毒。妳就是那毒。麻醉﹐迷醉﹐在繞樑的情思中我逐漸失去知覺﹐跟妳融為一體。
偶然的﹐我遇見了妳。偶然的遇見的我冰封在北方的寒冷,偶然的得到救贖。
在天堂中我看到妳﹐我看上了妳﹐然後再沒法原諒自己的卑微。走到湖中央﹐仰望廣闊的山脈﹐我的臂彎
戰戰兢兢的﹐斗膽妄想要迎接妳。我要迎接妳到我的夢中﹔recurring motif, 我的瘋狂便是邏輯。
吶喊﹐吶喊吶! Additive rhythms; Addictive的音符血淋淋的潑出無比坦然的崇拜。
把妳捧在掌心﹐高傲﹐動人。猶如聖神﹐妳是無上的主﹐完美的讓我心碎。
妳的樂聲流暢﹐神采飛揚﹐但冰冷得讓人心傷。
渺小的我只能用未經打磨的音韻嘶啞著嗓子呼叫
神呀! 我的主﹐妳為何拋棄了我﹖
妳接收到嗎﹖那天妳眼中溢出星河﹐淹沒了我。
然後我掙脫了地獄的枷鎖﹐笨拙的奔向妳。
最原始的壯烈並不需要華麗的技巧。縱然連我也在嘲笑著
譏諷著那種無聊的認真﹐長烙在心。

其實最好妳聽不到。聽不到的旋律像旖麗的湖水沉默的含情﹐
微笑的呼應如神女的回響﹐永遠不能道破衷情。
那聽不到的說話便讓它畫成密語
我愛的那毒藥, 請賜我沉睡。

11-26-2007

 

餘韻

把手放到多年前畫的手印上,
抿合。
感覺有如
時光隧道入口處的手紋掃描,
斷定我的身份。
我像是再次回到過去,
回到那陽光燦爛的一天。
眼前的景像是多麼的清晰,
對記憶力甚差的我來說
那感覺是如何的新鮮。
青春呀,青春。
人說你悄然離去不留痕﹐
我卻寧願你真的不留痕跡的走。
在臉上﹐在心上﹐
我也不要留有你的余韻。

06-01-2008

 

​哭殯

鞠躬,謝禮,白蠟燭。
相片,概嘆,放聲大哭。
儀式,追思,烘爐烈火,
她欲飛撲過去不顧後果。

理所當然有人把她拉住,
場內人們都要為之側目。
同情,憐憫,順變,節哀,
公式的淚眼,請來的哀哉。

人群散去,大伙兒往酒樓去,
七餸一湯:他們吵鬧起來。
七字不祥,菜要成雙,
都是公式而已,何須畫出腸?

喧譁中人們仿佛已經忘掉悲傷。
她抹乾眼淚疊手疊腳站到主家桌子旁。
那兒子見狀,上前給了她打賞,
她眉開眼笑的離開會場。

館子裡,她把手上的信封揚了揚,
神氣的挑逗著那兩個和尚。
他們不服,想要過去強搶,
館主說:“別鬧了,快準備下一場。”

07-05-2008

 

​零散的夜

零散的夜﹐忽明忽暗。
風勁吹﹐雲網在月下奔馳﹐投影大地﹐像要捕捉地上一切。
我不願落網﹐卻要耍個小把戲﹐讓你成為我的代罪羔羊。
順理成章的﹐你成了獵物﹐為我激烈的愛恨。
不要這樣看我﹕我只不過是個仲介人。
別怨憤﹐皆因那天你曾注視誰的眼睛﹐
窺探誰的秘密。

04-27-2009

 

狂風勁吹,我找不到自己。
線與線之間的交錯,
雷和電之間的擦磨。
弓,隨著樂譜亂舞,
白色粉末紛飛,
如風暴中零碎的花瓣,
鋪滿橋頭,心頭。
凌厲而狂暴的音符
黑漆漆的擠滿紙上
意欲傾巢而出到處肆虐
千軍萬馬勇闖無懼
狼煙升起,火勢曼延,
停不下的廝殺,重錘黑色的大地,
砰砰作響,斷續抖震,
震個山洪暴發,一發不可收拾,
把一切掩蓋活埋才肯罷休。
戰後,安寧,心跳卻久久不能平復。
沉默中喘息,意還亂,
滋味歷久不散,繞心頭。
引退吧?我捨不得。
興奮,就是興奮。
戒不掉,
這就是我的癮。

08-06-2009

 

玩偶

小人兒﹐小人兒﹐你們快來替我笑。
我得不到的﹐你們可以擁有。
藍眼睛﹐金頭髮﹐尖耳朵﹐大大的笑容。
快樂的演奏著﹐快樂的說笑話﹐變魔術﹐變魔術。
你們快來替我笑﹐
因為我擁有你們沒有的
紅眼睛﹐白頭髮﹐聾耳朵﹐大條的皺紋﹐
無力的生活著﹐無力的訴說著
我的衷情。

09-17-2009

 

一點兒

有時候,會有一點痛。
就那麼一丁點兒…很容易便掠過。
可是,有時候,就是會有一點兒痛楚,
就那麼一丁點兒… 就是挨不過。

08-13-2010

© 2020 by Natalie Wong. All rights reserved.